中国·定西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知识  
红军在西巩驿河畔的足迹
打印
日期: 2016-02-01
定西党建网

河畔,一个西巩驿镇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东临会宁,西靠定西,上世纪前这里一直是由宁夏、静宁、会宁进入兰州的门户,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工农红军及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部队及青海、宁夏马步芳、马鸿逵的部队作战时,前前后后多次经过这里,在当地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河畔阻击战

19369月,红军做出会宁会师决定后,蒋介石急忙命令胡宗南派出精锐部队,要占领静宁会宁地区,割断一方面军与二四方面军联系的通道,实行各个击破。在这一紧急情况下,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令驻扎在宁夏同心县的直属骑兵团团长韦杰、政委夏云飞,抢占会宁城,迎接二、四方面军会师。

930午夜,韦杰、夏云飞率领四个连队的骑兵部队,风驰电掣,奔袭会宁。于102(农历八月十七日)拿下会宁城。

占领会宁城后,团首长分析驻定西的敌军必然要来争夺。于是,留一部分部队守县城,另派部分兵力在敌人必经地段——西巩驿曹家河畔阻击来犯之敌。

河畔与会宁相接,对面的营房村与定西相接,中间被一条左右分叉而狭长的深沟——黑菜子河沟隔开。102日下午,韦杰、夏云飞率领两个连到曹家河畔察看地形时,发现这里是用兵的好地方。村子西头的岘口、和罗川的圆咀一带居高临下,地形险要,可以封锁黑菜子河沟这条由定西通往会宁的唯一通道,是阻击敌人的最佳地点。于是,他们立即构筑了简单的工事,将机枪埋伏进掩体,并在曹家大堡子里设立了团指挥部,在新庄里院内(即曹志实家)设了电台,布置好战斗,等待着来犯之敌。

103上午,驻定西国民党新编第一军所属刘保堂部奉当时国民党驻兰州的新一军军长邓宝珊的命令,率领一个旅前来争夺会宁,103上午,敌军荷枪实弹,从营房方向下来进入黑菜子河沟。预先埋伏在岘口、圆咀一线的红军战士们看得真切,屏住呼吸,严阵以待。当敌兵行至河沟狭窄地段时,只听团长一个字!雨点般的子弹落在匪军的头上,刘保堂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得晕头转向,不知兵从何来。慌忙之中,他命令部队赶紧撤退,在营房的龙头咀一带,以小山丘为掩护,向红军隔河射击,但始终未攻过河来。黄昏时分,骑兵团接到命令,为了防止晚上敌人进行偷袭,撤出阵地回到会宁县城。

刘保堂当天晚上也没有贸然进攻,就在河畔、罗川、大路一带扎营,调整兵员。

105上午,刘保堂又一次组织反扑,结果在会宁县城以西的西岩山和城北的范家坡一带被早就埋伏在那里的红军打得溃不成军,七零八落,由曹家河畔原路撤回向定西逃跑了。河畔阻击战取得了胜利。

河畔阻击战大捷,是红军长征中一次非常重要的战役,为三军会宁会师提供了保障,也是党在安定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筹粮筹款

阻击战之后,红军在河畔建立了地方苏维埃政权——河畔苏维埃政府,为红军筹粮筹款,转运粮食、伤病员,安排来往红军的生活住宿等等。

筹粮筹款,是各项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安定十年九旱,灾害连绵,加上国民党的苛捐杂税,土豪财主的重利盘剥,老百姓过着糠菜半年粮的生活。就是这样,河畔一带的人民,也尽一切可能东家子一升、西家子半斗。有的人给些穿的,有的人拿点用的,千方百计为红军提供了生活上的急需,做到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河畔有粮有钱的土豪大户曹家经过苏维埃领导人的教育,牵来马一匹,赶来六十多只羊,生猪四头,交来白银二百多两,银元三百来块,大烟土两碗(约十二、三斤),并且献出三窖小麦(约一万五千多斤);罗川的罗县长家是西巩驿最富有的土豪之一,他当时在伪国民党静宁县当县长,红军过境河畔期间,他警惕地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通过多方面反馈的消息,他对红军态度转变较快,思想比较开明,经苏维埃领导人地动员,他主动献出五十多斤烟土,两千五百多两白银,一千二百多块银元,两匹马,三百多只羊,二十多头猪,还有很多衣物。河畔有粮有钱的土豪大户曹家经过苏维埃领导人的教育,牵来马一匹,赶来六十多只羊,生猪四头,交来白银二百多两,银元三百来块,大烟土两碗(约十二、三斤),并且献出三窖小麦(约一万五千多斤)

另外,红军在河畔及周边村社曹家湾、张家岔、营房、葛家岔、北坪、南坪等地,也筹集了许多粮款和衣物,运往会宁县城,对缓解红军当时的缺粮危急,起了一定的作用

193610月上旬,又有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从会宁路过河畔进驻西巩驿,在此休整了20多天后北上。

罗川练兵

红军大部队北上以后,时隔半年,又有一支红军小分队来到与河畔接壤的罗川,罗川村在地形上与河畔、营房互为犄角。由于地势隐蔽,宜进宜退,是个驻军练兵的好地方。据当地群众回忆,这支小分队共十多人,他们住在河沿边上的一个名叫后院里的姓罗的人家里,白天在屋子(土窑)里学习,晚上在院子里练兵。练兵时的喊声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他们纪律非常严明,从来不搅扰群众,活动范围也仅局限于本住户家中,有三个十五、六岁的娃娃兵时常会和群众在一起开开玩笑,村里的人问他们打仗怕不怕,他们用四川口音回答:怕啥子吆

这支小分队住了半年之久,由于和群众相处的好,群众没有给外界透出一点消息,国民党的地方自卫队始终没有发现,驻扎数月之后,他们移军而去。

解放军追击马匪

1948年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取得了空前的胜利,根据中央指示,我第一野战军解放兰州、消灭西北王马家队伍的战役打响,河畔一带曾两次有马家军逃窜过境,并留下了许多为人不耻的劣迹。

据当地群众回忆,19488月初,马匪军第一次过境河畔时,行动较为缓慢。当时天气炎热,他们在河畔、营房一带搭起白色帐篷,绵延十多公里,就像六月飞雪一样。群众很是惊愕,感觉到这里要有大事发生了。马匪军驻扎了3天,驻扎期间,扰民事件时有发生。当地有一个叫牛娃的年轻人,媳妇长得漂亮,被匪军的一个营长碰上,强行留在军营过夜,对她施暴。牛娃得知消息后,在离军营不远处哭喊,匪营长竟开枪打死他,后来牛娃媳妇也被蹂躏至疯。

第二次匪军过境时,前一天傍晚搭起帐篷,宿营一夜,第二天早上,只听得营房山上响起了枪声,匪军乱作一团,未做任何抵抗便仓皇逃窜。后来,群众才知道解放军来了不过十人,是一个侦察小分队,他们绕道营房山上,利用有利地形打埋伏,虚开几枪,便将匪军几千人的队伍惊得如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跑了。反映出解放军战士的勇敢、机智,也可以看出国民党当时气数已尽,坐镇西北40多年的马匪军到了穷途末路之时。

随后不久,定西、兰州相继,这条路上再也没有了国民党及地方武装的踪迹。在河畔、营房、罗川一带留下的是红军英雄的事迹,让后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倍感自豪,骄傲。

 

来源:定西日报

打印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号
版权所有:中共定西市委组织部
邮编:743000    邮箱:dxswdjw@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陇ICP备080008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