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定西
当前位置: 首页  >>  组工文萃  
徐文秀:“看得懂”是硬道理
打印
日期: 2019-06-25
定西党建网

百岁老导演严寄洲有一个嗜好,他每拍完一部电影,会到北京三家电影院看看反应。第一场去首都电影院,那里的观众多数是高级知识分子;第二场去东四大华电影院,看看北京一般市民的反应;第三场去天桥电影院,看看民工的反应。他说,拍电影就是要让人看得懂,甚至山沟沟的老太太都能看得懂。无独有偶。著名语言学家吕淑湘先生,在他88岁的时候,曾写了两首“有感”,其中一首写到:“文章写就供人读,何事苦营八阵图。洗尽铅华呈本色,梳妆莫问入时无。”意思就是文章写出来就是让人读懂的,何必千方百计摆成迷糊人的八阵图呢?应该简明扼要、呈现本色,不要追逐时髦、故作高深。

这两个例子让人既受教育,又受启迪,它揭示了一个很朴素的法则:让人看得懂才是千真万确的硬道理。然而,现实中有些人写文章、搞创作似乎并不是这样想和这样做。有的喜欢用各种所谓的手法、“技术”编些离奇的东西,搞得东拉西扯、天马行空,虚头巴脑、高深莫测,让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有的专门造一些生僻的新名词、新概念,“使用一大堆相互没有联系的概念”,“做概念的游戏”,故弄玄虚、晦涩难懂,以己昏昏使人昭昭;有的习惯用所谓“大家”口气、“大师”身份和“权威”角色说话,一副宏大叙事的派头,让人摸不着边、找不到北;等等。于是乎,曾几何时,一些令人费解费神,特别“烧脑”而且看不懂的东西招摇过市,有的还昧着良心、罔顾事实,像对待皇帝新衣一样叫好。热衷于搞一些看不懂的东西,其实是缺乏真才实学的一种反映,他们不会也不善于表达得通俗易懂,只好在那里瞎掰扯、净忽悠。然而,说到底还是思想意识上出了问题,太过自以为是、不以为然,觉得他人看不懂,更显自己水平高、学问深和与众不同,是曲高和寡,甚至认为现在人看不懂没关系,自己的作品是写给未来,留给后人看的,等等。

端正思想态度,才会看得懂。写东西、搞创作能不能让人看懂,从根本上讲,其实已经不是能力水平的问题,而是思想认识、作风态度上的问题。有的人为了显示自己,表达成了表现,甚至成了表演,净在那里自娱自乐;有的人则故作高深,搞得虚头巴脑,以此来掩饰或掩盖自己的短板、不足或无能。思想态度不端正过来,就不会正常说话、正经说事。大道至简,本色做人。曾有人问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你在哪所学校学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他回答:“在幼儿园我学到了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做错事要道歉”,“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生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通俗往往易懂,简单往往深刻。只要不装、不端,便能把事情说清楚,把道理讲明白。

心里装着他人,才会看得懂。看得懂的背后实际上折射出你有没有群众感情和百姓情怀,心里有没有装着他人。有人说,毛泽东的文章特别好读,也特别好懂,就在于他心中装了群众。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经常讲,群众看不懂的文章禁止拿出来,你拿出来一次我就给你顶回去一次,谁写了,我就反对。他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曾说:“当你写东西或讲话的时候,始终要想到使每个普通工人都懂得。”什么是人民性?什么是以人民为中心?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具体可感的人民性。经常与群众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站在他们的角度去说话办事、写文章搞创作,看不懂的东西就没有机会跑出来招摇过市、兴风作浪。

多接地气,才会看得懂。大凡看得懂的东西,往往通俗而不庸俗、简约而不简单,常常沾满露珠、冒着热气、透着泥土味,能创作出这样作品的人,也都是接地气、有烟火气的。人民作家柳青为了写《创业史》,在皇甫村一住就是14年,他经常穿着对襟褂子、缅裆裤、圆口布鞋,头顶旧草帽,再把一根长杆旱烟锅插在裤腰后,他还在集市上学农民群众捏码子,用群众熟悉的方式与群众交流,他已经不仅仅像个农民,而实实在在就是个农民。放下身段,回归本真,脱下西装穿便装、换掉皮鞋穿草鞋,“用为群众事业而奋斗的战士们的语言来和群众讲话”,“随时都善于简单的、具体的,用群众熟悉和懂的形式来讲话”,就能创作出看得懂的作品来。

这好那好,看得懂最好;这标准那标准,看得懂是基本标准;这道理那道理,看得懂是硬道理。舍此,就难以也无法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动员群众和组织群众。

 

来源:学习时报

打印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号
版权所有:中共定西市委组织部
邮编:743000    邮箱:dxswdjw@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陇ICP备08000820号